5分3D

                                                            来源:5分3D
                                                            发稿时间:2020-06-02 01:37:18

                                                            李海东:现在抗议群体里面还没有产生出来一些像样的领袖式人物。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里边有很多不同的黑人领袖,像马丁·路德·金、马尔科姆等人都是很杰出的精英,懂得策略,懂得斗争。但现在这场抗议运动中还没有出现这种人。所以这就意味着,这场抗议运动持续时间可能不会短,但是会否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抗议运动那样有革新性,可能性不大。但是因为事情还没有结束,所以我们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另一个原因,就是在现实的生活中,黑人在经济、就业中面临歧视。一些行业中存在着一些隐形的歧视,虽然不公开表达歧视,但是实际政策、实际行动就是一种歧视的后果。所以这些黑人普遍工资低,受教育程度低,就业困难。

                                                            族裔问题痼疾与疫情叠加放大矛盾

                                                            孙成昊:我认为这件事对特朗普肯定是非常不利的。因为本身疫情所造成的这种经济损失,已经对特朗普造成非常大的打击了。这种社会不稳,民众也是看在眼里的,无论是非洲裔美国人还是其他族裔的美国人,他们肯定希望大选年至少是一个稳定的一年。本来一些人对他抱有一些期待,因为已经有些城市开始复产了。结果各地现在出现了各种抗议,包括一些城市进入宵禁,族裔冲突又把生活状态往回拉了,有些人可能也不敢出门了。那么这对急于复产的人来说是一个打击,他们肯定会怀疑是不是联邦政府的政策出了问题,对特朗普的执政能力产生怀疑。

                                                            美国农业部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对中国大豆出口,上周同比增长9.4%,截至5月21日美国对中国大豆出口装船量为1272.1万吨,远超去年同期。

                                                            种族矛盾是美国一种痼疾,而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整个社会向右转,导致美国社会中种族歧视进一步泛滥。特朗普可能是这几届政府里和黑人最疏远的一任总统,再加上疫情,就可能使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很大的事情。

                                                            李海东:一个重要原因是,种族主义在美国是一个敏感议题,而且是历史形成的一个议题,存在时间久。对一些少数族裔尤其是黑人而言,对这个问题感受特别深。 一旦有一些火苗,他们内心那种被歧视、遭虐待的历史记忆立马就会被唤醒。

                                                            美国本身是一个移民国家,美国一直想打造一个所谓的大熔炉,就是不管什么人来到美国都会成为一个标准模式的美国人,可以把族裔的特点融入到美国人身份特征上。但是这几年发现身份政治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大家可能更强调自己是什么族裔的人,要为自己的族裔争取权益,这跟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些国内政策的引导很有关系,也跟特朗普近4年来的执政很有关系。如果美国国内的政客不去改变利用美国分裂捞取政治资本的导向的话,我觉得美国的族裔问题是得不到解决的。

                                                            孙成昊:弗洛伊德事件对美国的族裔问题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冲击,很多人可能以为美国的族裔问题在得到缓解或者解决,但实际上现在会发现族裔问题是美国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问题。这种结构性问题已经和其他的一些社会问题交织在一起了,比如说枪支暴力的问题,疫情之下贫富差距的问题。也就是说,族裔问题可能是美国一个根深蒂固的难以解决的问题。

                                                            澎湃新闻:这次美国黑人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引发抗议浪潮,整个事件升级速度之快,波及范围之广都让很多人感到意外。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